中国解放军是怎样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的?

2019-10-04 22:13 来源:http://www.kemantuan.com 作者:明仕客户端下载   Tags:明仕客户端下载_明仕手机客户端下载
明仕客户端下载_明仕手机客户端下载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947年7月至1948年6月,全国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人民解放军坚决执行中共中央的战略进攻方针及其十大军事原则,将战争引向统治区,在外线大量歼灭军,创造新的解放区;同时继续在内线作战,歼灭内线敌人,收复失地,从而奠定了革命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基础。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是中国革命战争的伟大历史性转折。

  战略进攻方针的确定和十大军事原则的提出全国解放战争进入第二年时,中共通观全局,认为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到来,便毅然决定人民解放军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统治区。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中明确指出:“我军第二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彻底破坏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进一步破坏和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我不能持久的反革命战略方针。我军第二年作战的部分任务是:以一部分主力和广大地方部队继续在内线作战,歼灭内线敌人,收复失地。”

  战略防御与战略进攻的转换,通常是在战争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的情况下实现的,即原来进攻的一方由优势转为劣势,原来防御的一方由劣势转为优势。然而,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却不是这样的。当时,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及武器装备并没有超过军,军对陕北、山东的重点进攻虽然遭到严重挫折,但并没有完全被粉碎。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策,是建筑在对战争形势科学分析的基础上的。

  经过一年的作战,交战双方力量对比的形势发生了明显变化。军的总兵力,已由战争开始时的430万人,下降到370万人,其中正规军由200万人减少到150万人,战略机动能力大为减弱;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则由战争开始时的127万人增加到195万人,其中正规军近百万人,机动作战兵力已超过军。军在对陕北、山东进行重点进攻时,连接这两个战场的晋冀鲁豫战场及整个战略后方兵力十分薄弱,战略态势十分不利;人民解放军在陕北和山东战场上虽然还处于防御地位,但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上已举行了战略性的反攻,特别是晋冀鲁豫野战军已经解放了豫北和晋南广大地区,夺得了向黄河以南进攻的基地。由于战争连连受挫,节节失败,军队的士气低落,军心动摇,蒋介石在政治上更加孤立,统治集团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之中。人民解放军的装备改善,士气高昂,充满着必胜的信念;解放区人民由于土地改革更加支援人民解放军。因此,人民解放军已具有转入战略进攻的条件。

  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不但是可能的,而且也是必要的。由于战争深入到解放区的腹地,生产遭到破坏,人民生活困苦,人力、物力资源日益紧张,人民解放军在内线作战的机动区域缩小。而蒋介石实行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企图彻底破坏和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解放战争难以持久。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解放军如果仍然在内线作战,就中了蒋介石的毒计。打倒蒋介石,推翻的反动统治,是人民解放军肩负的神圣使命。光在解放区内作战是打不倒他的,因为他还占有全国四分之三的土地和三分之二的人口。因此,人民解放军必须转入战略进攻,打到统治区去。这样,才能根本改变战局,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

  为此,决定将战略进攻的主要方向指向以大别山为中心的(长)江、淮(河)、(黄)河、汉(水)广大地区。因为这里是军的薄弱而要害的区域,既有获胜把握,又最能对战争全局产生决定性影响。同时还作出了“三军配合,两翼牵制”战略进攻部署,即以、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称刘邓大军),实行中央突破,先战鲁西南,然后跃进大别山;以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主力(称陈粟大军),挺进豫皖苏地区;以陈赓、谢富治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称陈谢兵团),挺进豫西。三路大军在黄河、长江、汉水、淮河之间,布成品字形阵势,以保障刘邓大军在大别山立足生根为中心,三军互相配合,协同作战,歼灭军,重新建立中原根据地。

  以西北野战军出击榆林,将进攻陕北之胡宗南集团北调;以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在胶东展开攻势,将进攻山东之军牵向海边,掩护三路大军挺进中原。与此同时,要求东北、华北战场上的人民解放军,积极开展攻势,歼灭当面之敌,收复失地,从战略上策应转入外线作战的刘邓、陈粟、陈谢三军。

  把战争引向统治区,在那里歼灭敌人,创建新根据地,是人民解放军面临的新任务。中共中央指出,要争取胜利,必须正确解决两个关键问题,“第一是在善于捕捉战机,勇敢坚决,多打胜仗;第二是在坚决执行争取群众的政策,使广大群众获得利益,站在我军方面。”

  遵照中共中央和的部署,各战场的人民解放军从1947年7月至9月,逐渐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人民解放军主力打到统治区去不久,就为人民解放军总部起草政治宣言,即10月10日公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宣言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并宣布了八项基本政策。

  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重要会议,作《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阐明了在打倒蒋介石反动统治集团,建立新民主主义中国的时期内,党的政治、军事、经济纲领。关于军事纲领,即是十大军事原则:(1)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2)先取小城市、中等城市和广大乡村,后取大城市。(3)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4)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5)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都应力求有准备,力求在敌我条件对比下有胜利的把握。(6)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作风。(7)力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同时,注重阵地攻击战术,夺取敌人的据点和城市。(8)在攻城问题上,一切敌人守备薄弱的据点和城市,坚决夺取之。一切敌人有中等程度守备、而环境又许可加以夺取的据点和城市,相机夺取之。一切敌人守备坚固的据点和城市,等候条件成熟时夺取之。(9)以俘获敌人的全部武器和大部分人员补充自己。人力物力的来源,主要在前线)善于利用两战役之间的间隙,休息和整训部队。指出,这“就是人民解放军打败蒋介石的主要方法。”十大军事原则是人民解放军在和国内外强大敌人长期作战的锻炼中产生出来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战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内容十分丰富,对作战方针、歼击目标、作战形式、作战方法、作战准备、战斗作风以及休整补充等问题都作了明确规定,而其精神实质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十大军事原则的提出,不仅对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发展,而且对夺取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都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1947年6月30日,、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万余人,在山东省阳谷以东张秋镇至菏泽以北临濮集地段强渡黄河,发起鲁西南战役。由此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刘邓大军利用军在鲁西南地区兵力薄弱和逐批增援的弱点,采取攻敌一点,吸敌来援,打其一边,各个击破战法,实行连续作战。首先迅速夺取郓城、定陶等地,收复曹县,开辟与敌作战的广阔战场,摆脱背水作战的不利局面;接着,抓住援敌王敬久兵团主力正在运动中和兵力分散的弱点,集中兵力,取得六营集、羊山集两仗的胜利。至7月28日止,共歼灭军4个整编师师部、9个半旅6万余人。迫使蒋介石从陕北、山东等地抽调7个整编师17个旅向鲁西南驰援,从而打乱了军的战略部署,有力地配合了西北和山东人民解放军粉碎敌人重点进攻的作战,并为尔后挺进大别山开辟了道路。

  正当蒋介石纠集30个旅的兵力对刘邓大军实行分进合击,并企图掘开黄河大堤,水淹刘邓大军和黄河南岸数百万人民的危急时刻,、决心提前结束休整,令全军立即南进,同时报告。

  8月7日,刘邓大军突然甩开敌军,兵分三路,向南疾驰,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收到刘、邓电报后连续发电,指出刘、邓“决心完全正确”,“在情况紧急不及请示时”,一切由刘、邓“机断处理”。刘邓大军以勇挑革命重担,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粉碎数十万大军的前堵后追,先后越过陇海路,涉过黄泛区,跨过沙河、涡河、汝河、淮河等重重障碍,于8月末胜利地到达大别山。随后,一面作战,一面开展地方工作。到11月下旬,共歼敌3万余人,发动群众建立了33个县的民主政权,初步完成在大别山区的战略展开。指出:“这一战略行动,恰似一把利剑插进蒋介石反动统治的心脏” 《军事文选》,580页,解放军出版社,北京,1992。

  在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时,陈赓、谢富治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8万人,于8月22日、23日在晋东南强渡黄河,挺进豫西,转战豫陕鄂边区,往返机动作战。到11月底,歼灭军5万余人,建立39个县的民主政权,在豫陕边地区实现了战略展开。

  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外线月初在鲁西南地区沙土集歼灭军一个整编师9000余人,取得转入外线作战后的第一个胜仗,不但鼓舞了全军士气,为恢复和重建鲁西南解放区创造了条件,而且迫使军从山东和大别山战场抽兵增援,从而配合了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和大别山区刘邓大军的作战。9月下旬,陈粟大军以6个纵队越过陇海路南下,挺进豫皖苏边区。到11月下旬,解放和收复县城24座,完成了在豫皖苏边地区的战略展开。

  三路大军挺进中原,采取了独特的进攻样式。无论是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还是陈谢、陈粟大军挺进豫陕鄂边、豫皖苏边,均未采取通常战争中常见的正面进攻、一线平推的样式,而是采取避开军的战略要点,以主力脱离后方,跳跃式地直插敌人的战略纵深的样式。之所以这样做,是由于解放军在数量上、装备上仍处劣势,还没有能力逐一夺取军坚固设防的大中城市,而广大乡村则便于解放军进攻和机动;同时解放军与人民群众有着紧密的联系,必然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这样,就能在军的战略纵深立足生根,变无后方为有后方。这种独特的进攻样式,是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中的一大创造,是战略进攻理论的一个发展。

  人民解放军三路大军挺进中原的胜利,使统治集团极为惊恐。蒋介石既怕人民解放军在中原立足生根,又怕人民解放军南渡长江或西进四川,于是调集33个旅的兵力,在海空军支援下,由国防部长白崇禧统一指挥对转战大别山的刘邓大军实行围攻,企图首先消灭或驱逐刘邓大军,而后转向豫皖苏边及豫陕鄂边进攻,压迫解放军退出中原。刘邓大军能否在大别山立足,关系到战略全局。为粉碎军对大别山的围攻,指示刘邓大军以主力坚持大别山内线斗争,陈粟、陈谢两路大军在外线的平汉、陇海铁路展开大破击,调动围攻大别山的军。三军密切协同,“直至粉碎敌人对大别山之进攻为止”。三路大军内外线积极作战,密切配合,经过一个多月的苦战,歼灭军6.9万人,粉碎了军对大别山的围攻。

  三路大军挺进中原,纵横驰骋于江淮河汉广大地区,歼灭大量敌人,调动和吸引了军南线个旅左右于自己的周围,把战线由黄河南北推进到长江北岸,使中原地区由军队进攻解放区的重要后方变成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全国胜利的前进基地。

  部分主力继续内线歼敌三路大军外线出击挺进中原后,内线的西北、山东、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人民解放军,展开攻势,歼灭与吸引当面之敌,掩护三路大军实行战略展开,并为最后收复全部失地、全歼内线之敌创造条件。

  在三路大军挺进中原时,担负从两翼牵制军重任的西北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依据中共中央指示,从全局需要着眼,从利于外线三路大军立足生根着眼,不仅完成了钳制敌人的任务,而且使自己转入了反攻。

  西北野战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指挥下,于1947年8月围攻榆林,迫使军胡宗南部北上救援。随后,主动撤围榆林,在沙家店地区,一举歼灭由榆林南下的军整编第36师6000余人。这次战役,结束了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是西北野战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标志。这次战役在指挥上的特点,是利用军骄横失慎、孤军冒进的弱点,严密隐蔽己方企图,积极造成敌方错觉,诱敌进入预设战场,然后集中兵力,予以全歼。9月至10月,西北野战军又发动延清、黄龙战役,扫清延安东北敌军的孤立据点,为转入外线进攻创造了条件。

  华东野战军主力转向中原后,以留置在内线个纵队组成的内线兵团(后改称山东兵团),从9月1日开始进行胶东保卫战,采取内线与外线、主力军与地方军相结合的战法,巧妙地钳制与打击敌人。至12月30日,共歼灭军6万余人,并收复胶东腹地。至此,军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被彻底粉碎。胶东保卫战,不但根本改变了山东战场的形势,而且有力地配合了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的战略进攻。

  晋察冀野战军为打破敌我双方在北平、天津、保定三角地带对峙状态,积极创造战机,于10月围攻保定以北徐水,迫使石家庄之敌第3军北援。然后,当机立断,迅速改变决心,以主力隐蔽快速南下,在保定以南清风店地区,将该军全歼,取得了晋察冀野战军转入战略进攻后的第一次大胜利,对扭转晋察冀战局起了关键作用。11月,又举行石家庄战役,经过充分而周详的准备,集中优势兵力,采取多路而有重点的突击、连续爆破手段,实施攻城,一举攻克军坚固设防的重镇石家庄,全歼守敌。由此开创人民解放军夺取军坚固设防城市的先例,使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联成一片,为发展生产,支援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东北民主联军于9月至11月,坚持以运动战为主,围城打援,先打弱敌,各个击破,远距离奔袭等战法,发起强大的秋季攻势作战,使军时时被动挨打,处处防不胜防。南满部队首先攻歼北宁路及其两侧地区守备薄弱之敌,并诱使沈阳军主力南调;随后北满部队在中长路发动攻势,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并迫使华北军5个师增援东北,从而有力地支援了关内人民解放军的作战。秋季攻势作战共歼灭军6.9万余人,解放城市15座,将军压缩在仅占东北面积14%的锦州、沈阳、四平、长春、吉林等34座城市及其附近地区。

  人民解放军外线和内线各个战场的攻势,组成了人民解放军全面进攻的总形势。经过半年的作战,共歼军75万余人。到1947年底,战争已经主要地不是在解放区内进行,而是在统治区内进行了。中国革命已经进入新高潮。

  指出,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全国大规模的战略进攻,“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这个事变一经发生,它就将必然地走向全国的胜利。”《选集》,第4卷,1244页。

  军统帅部为阻止人民解放军向长江以南进军,确定尽可能坚守东北和华北,争取中原,大力经营华南、西南和台湾的战略方针。

  为此,将中原、华东、西北战场分成20个“绥靖区”,每个“绥靖区”直接掌握一部分兵力,同时编组机动兵团,往来应援;在东北,集中兵力固守大、中城市,实行“持久消耗战略”;在华北,实行所谓“主力对主力”的新战法,确保平、津、保三角地区;在后方,组织编练司令部,扩建二线兵团,加强后方的守备;为统一战区指挥,先后成立了华北、东北、徐州、华中4个“剿匪”总司令部,统一掌管各战区内军政大权,对人民解放军实行所谓“七分政治,三分军事”的总体战。

  中共中央、全面分析全国战局后,于1948年春提出,人民解放军如果在今后仍能每年歼灭敌军100个旅左右,则“五年左右(一九四六年七月算起)消灭全军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为此确定,人民解放军要继续将战争引向统治区,稳扎稳打,不求速效,只求平均每月消灭军八个旅左右。

  要求黄河以南各战场的人民解放军除集中优势兵力,争取于运动中歼灭敌人之外,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应尽可能地夺取敌人具有中等坚固设防的城市和战略要点;要求北线华北、东北战场的人民解放军,以拔除敌人据点为主,力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在这一方针指导下,人民解放军的战略进攻进一步发展,取得了重大胜利。

  中原战场是军防御的重点,在此设立了8个绥靖区担任要点的防御,并以主力部队编成6个机动兵团担任机动作战任务。其企图是,保持津浦路,以平汉、陇海路作为分割和攻击中原解放军的“十字架”,仍置重点于大别山区,并巩固长江防线,确保江南基本统治区的安全。

  刘邓、陈粟、陈谢三军粉碎白崇禧集团对大别山的围攻后,从2月份开始,逐步扩大作战规模,并提高了进行城市攻坚战的分量,至6月的半年中,先后进行了洛阳、宛西、宛东、豫东、襄樊等战役,歼灭军27万余人,攻克了包括洛阳、开封、襄阳坚固设防的重要城市在内许多中小城市,粉碎了军在中原的防御体系。

  起初,当中原战局处于对峙状态的时候,为调动和分散军,打破僵局,改善中原战场态势,于1948年1月决定由粟裕率领华东野战军主力3个纵队(通称粟裕兵团)跃进闽浙赣边区,创建新解放区,以吸引军主力一部回防江南。随后,又决定刘邓大军转出大别山区进至淮河以北,由、统一指挥刘邓大军、陈谢兵团和华东野战军的陈(士榘)唐(亮)兵团,在淮河、汉水和陇海、津浦路间机动,打中等规模的歼灭战。

  陈赓、陈士榘乘军驰援西北之机,洛阳防守兵力单薄,于3月8日至14日举行洛阳战役,全歼守军1.9万人,攻克洛阳。这是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后,在南线夺取的第一个坚固设防的中等城市。这一胜利,使中原与西北军的联系被完全切断,同时,掩护了艰苦转战大别山的刘邓大军休整,配合了西北野战军作战。中原战局已向有利于人民解放军的方向转变。

  三路大军经过10个月的奋战,至1948年5月,拥有3000万人口的中原解放区日臻巩固。为适应大规模作战的需要,中共中央和于1948年5月9日决定再建中原军区,并将南征的刘邓大军与陈谢兵团改为中原野战军。任中原军区和野战军司令员,任中原军区和野战军政治委员。中原军区的成立标志着人民解放军已取得逐鹿中原的重大胜利。

  鉴于中原地区形势的变化,人民解放军已经具备在这个战场打较大规模歼灭战的条件,同时考虑到渡江南进闽浙赣边区尚有许多困难,采纳粟裕暂不渡江南进的建议,决定粟裕兵团暂缓过江,加入中原战场作战,与中原野战军协力,寻歼军主力兵团。这是一项重要决策,对中原以至全国战局的发展均有着重要的影响。

  6月中旬至7月初,粟裕率领华东野战军主力,在中原野战军有力配合下,采取攻城打援的战法举行豫东战役(亦称开封、睢杞战役),首先攻克政府河南省会城市开封,在统治集团内部引起极大的震动。随后又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援敌,创造了一次歼敌一个兵团的范例。

  豫东战役是人民解放军进行的包括攻坚战和运动战在内的规模大、时间长的一次大兵团作战,共歼灭军9万余人。在豫东大战的时候,中原野战军一部攻克川陕鄂三省要冲襄阳、樊城,在瓦子街战斗中,西北野战军一部向军指挥部发起总攻歼灭军2万余人。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攻克津浦路中段重要城市兖州,使济南陷于孤立。

  这些胜利说明,和关于集中兵力在中原地区作战的决策是何等正确。为继续歼灭军主力于长江以北,决定粟裕兵团暂不歼灭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中的整编第5师和整编第11师,不过长江。正是由于这一重大决策,才有了后来的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

  在西北战场,西北人民解放军经过艰苦英勇的奋战,已使形势发生显著变化,敌大我小的状况由战争开始时的10∶1变为5∶1,战场主动权掌握在西北野战军手中。为发展胜利,西北野战军以围城打援的手段于1948年2月发起宜川战役,攻克宜川,歼敌2.9万余人,取得了转入战略进攻的第一个大胜仗。迫使位于陇海路潼关以东的军回撤西安,从而有力策应了中原战场人民解放军攻克洛阳等作战的胜利。4月至5月,西北野战军出击西府,夺取胡宗南集团的补给基地宝鸡,接着挥师陇东。在人民解放军进攻的强大声威下,胡宗南不得不放弃延安。4月21日,革命圣地延安光复。中共中央指出这是一个伟大胜利,并号召西北人民解放军为消灭全部军,解放整个西北而奋斗。

  与南线相呼应,北线人民解放军也发起了强大攻势。在东北,1947年12月中旬至次年3月中旬,东北人民解放军举行了规模空前的冬季攻势,攻占和收复战略要地四平、辽阳、鞍山、营口、吉林等城市18座,歼灭军15.6万余人,将军卫立煌集团压缩在沈阳、长春、锦州三个互不联系的地区内,为尔后全歼该集团创造了条件。称赞说:我东北野战军在冬季攻势中,冒零下30度的严寒,歼灭大部敌人,迭克名城,威震全国。东北冬季攻势作战丰富了东北野战军的作战经验:针对军采取的“固点、联线、扩面”,而基本点是收缩兵力固守重要城镇的方针,东北野战军集中兵力攻取孤立突出、守备薄弱的据点;处理好攻点与打援的关系,总攻之前遇援以打援为主,在总攻之后遇援以攻点为主,随后移兵打援;攻城时,缜密组织,充分准备,点面结合,发挥炮兵威力,并实施连续作战不给守军以喘息。

  在晋察冀和晋冀鲁豫战场,1947年12月底至翌年初,晋察冀野战军在河北涞水县城和庄疃地区歼灭军第35军8000余人,给刚刚就任华北“剿匪”总司令的傅作义当头一棒。接着,发起察南、绥东战役,又歼灭军1.8万余人,收复大片失地。晋冀鲁豫军区部队,从1948年3月7日开始发起临汾战役。

  在炮火不足的条件下,攻城部队在人民群众大力支援下,运用坑道大爆破战法,挖掘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填巨量炸药,将城墙炸开各宽50米的缺口,于5月17日攻克临汾,歼灭军2.5万余人。接着,华北军区第2兵团与东北野战军第11纵队举行冀东作战,歼灭军一部。在5月25日解放隆化战斗中,第11纵队班长董存瑞负伤,用手托炸药包,高呼“为了新中国,冲啊!”炸毁隆化桥上的暗堡,英勇牺牲,用生命为部队开辟前进的道路。战后,该纵队党委授予董存瑞“战斗英雄”、“模范员”光荣称号,并命名他生前所在班为“董存瑞班”。朱德总司令为他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第1兵团举行晋中战役,经40天连续作战,歼灭军阎锡山集团10万人,使太原成为一座孤城。

  为加强整个华北解放区的建设,使之成为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战略基地,5月9日,中共中央和决定,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区合并成华北解放区,两区部队统一组成华北军区。任华北军区司令员,任政治委员。

  实行战略进攻,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长期以来总是反革命力量强大,一直处于战略进攻的地位;革命力量弱小,一直处于战略防御的地位。但是,这种状态到1947年夏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经过一年英勇作战,到1948年6月取得了辉煌胜利,军的全面防御与分区防御都被粉碎了。人民解放军不但又歼灭军152万余人,而最大的成绩是创建了中原解放区,使中原地区由原来是军进攻解放区的重要后方,变成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全国胜利的前进阵地,这是对解放战争的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胜利。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形成了有明显特色的战略进攻理论,那就是:不等总兵力超过军,不待军的战略进攻被彻底粉碎,即转入战略进攻,准确把握了进攻时机;不是将进攻方向直接指向军的重兵集团,而是指向其要害而空虚的腹心地区,准确选择了突击方向;不是正面进攻,一线平推,而是千里跃进,插向敌人战略纵深,进攻样式独特;中央突破,三军配合、两翼钳制、内外线协同,形成了有主有次、主次结合、浑然一体的战略进攻部署;根据力量对比的变化,选择作战目标和确定战役规模,既以打运动战为主,同时又注重阵地战和城市攻坚战,形成了一整套攻坚战术。

本文关键词: 明仕客户端下载,薄弱据点

上一篇:做Flash游戏射击类命中敌人后分数加一应该怎么操

下一篇:西班牙再各次战争中的胜负情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有您参与更精彩!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渝ICP备88888888号

    Baidu